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景天阁]-论坛   两性论坛·健康·情感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阴茎-男人的性根两性性爱色赏美图手淫自慰性爱姿势大全
查看: 12925|回复: 0

—从女大学生到妓女的经历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5-11-10 10:04: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一章 妈,党羽不要我了
  
   大学刚一毕业,我便削尖了脑袋往深圳钻,通过网络、报纸疯狂的投递资料。金融业、IT业、文化公司,职员,秘书,只要一有职位招聘,只要工作地点在深圳,我的简历就义无反顾的直扑过去,就为能在那个城市谋求一份可以生存下来的职位,这一切动力的起源只因我的男友——党羽。
  
   一年前党羽大学毕业后去了深圳发展。虽然分别两地,我们却是深情依旧,鸿雁频传,爱情并未因时间和空间的距离而变得疏远。于是我深信,因为一个人,会爱上一座城。
  
   党羽大我一岁零三个月,我们三年前在学校举办的七月朗诵节相识。那一年我做主持,他是评委。
  
   2002年7月,我终于毕业离校。揣着一纸北京XX大学金融系的毕业文凭直奔深圳,很快我应聘到一家外贸公司成为文员,生活、工作,在短时间内顺利的有了着落。
  
   党羽在福田区租到一个小户型,三十六平方米的空间虽然不是很大,但我们把这个小小的家布置的很温馨,在这一房一厅的每一个角落到处弥漫着我和党羽的欢笑声。
  
   2003年1月,党羽结婚了,同一直流行的那句话一样:爱人结婚了,新娘不是我。
  
   党羽的新娘是他们公司老总的女儿,二十一岁,一个如洋娃娃般的富家小姐。
   三个月前我们曾一起吃过饭,饭后曾宁任性的让党羽陪她免税店去买兰蔻身体乳,党羽无奈的看我。我笑着说:去吧,我正想回公司取些资料。
  
   于是,我就这样把党羽拱手的让给曾宁。还记得那天是周末,烫着一头波浪卷发的曾宁穿一身耀眼的丝光蓝色长裙,很是靓丽。后来,我知道情人节时,广州最贵的一朵玫瑰可以卖到四百八十块一枝,它的名字叫“蓝色妖姬”。
  
   那天,党羽回来的很晚,他送给我一份礼物,我打开一看,一瓶橙黄色的兰蔻身体乳。
   “谁买的?”我问。
   “曾宁。”党羽的声音细小如蚊蝇,他低下头不敢再看我,第一次,我在金钱面前感觉到了自己的无助和渺小。
    三个月后,新婚的党羽陪曾宁到新加坡攻读硕士学位。深圳的天气一下子变得寒冷起来,没有爱人的城市对我来说如同一座空城,那一刻,我想回家了。
   先把房子退租,房东客气的很,他说房租党羽已经交足到两个月后,如果现在退房,押金和租金都是没的退的。我没理他,将行李寄回家,到公司辞职,谢绝了同事们的再三挽留,正当我准备离去时,却遭遇到抢劫。
   可恶的三个劫匪在傍晚时分将我围在公司附近的楼道口,只用一把匕首来做威胁将我的皮包掠走,甚至,连一张回程的车票钱都没有留下。
   我无力坐车回家,索性在深南大道不停的行走,用身上仅有的几枚硬币到一间还没打烊的小铺子里换回一杯糖水,我并不口渴,而是妈妈说过糖水可以压惊。
   那晚,不知走了多久才走回家中,一个人静静的坐在党羽租下的那间小屋内,工作辞了,党羽走了,钱也没有了,莫非天要绝我?
   劫匪唯一留给我的只是一部深藏在牛仔裤口袋里的手机,我拿出手机,一眼就看到贴在手机背后的那张大头贴,那是我来到深圳第二个月时,党羽硬拉着我去拍的,如今党羽的手机已被曾宁换断,只有我还留着这张早已逝去的合影。
   手指颤抖的按下家里的电话。我妈要睡了,爸接电话时很自然的问起我过得好不好,什么时候跟党羽结婚,我鼻子一酸,眼泪就下来了。
    “爸,他不要我了。”
    “怎么回事,乔奇你别哭,让你妈和你说。”爸马上慌了,叫妈来接电话,然后我听到妈妈跑过来的声音。
   “妈,党羽走了,去新加坡了,他不要我了。”我握着手机大哭,听到亲人的声音整个人竟再也坚持不住,所有的坚强都只是表面的。
   妈妈不停的安慰我,她让我回家,马上回来,她养我。我一个劲敌点头,心里更加酸楚。我差一点,只差一点就把自己被抢事件说出来,可最终还是没有,我知道家里很快就会汇钱过来,可是汇款过后的必会加重二老的心里负担,儿行千里母担扰,这话我懂,也不忍再让他们有更多的担心。
   终于熬到天亮时分,我走回到以前那间公司,找到一个相处还好的同事吱唔了半天后才说明来意,我想问他借点钱。一向和颜悦色的同事竟然犹豫半晌,再问我:真的遇到抢劫?
   我被他不信任的眼神刺伤到,扭头便走,他追上来,塞给我二百块,还用力握了一下我的手,我奋力的甩开他的手,然后跑出门去,虽然他肯借钱给我,却不想谢他,因为他充满怀疑的目光伤害到我仅剩下那一点可怜的自尊。
第二章 生存比尊严更重要
  
   深圳的消费很高,借来的二百块很快就花光了,我却依旧没有找到工作。从那时起我才深刻体会到一句话:当最基本的生存都成为问题时,尊严已不是最重要,如何才能活下去才是你最紧迫的选择。
    深圳的报纸上有一些分类广告,类别多得数不清,为了寻找赚钱的捷径,我开始有目标的寻找一种可以马上上岗,并能最快获得收入的工作。终于,我找到了:某娱乐公司招聘DJ,要求很简单,只要年轻就好。
    我打电话过去咨询,有位先生先问清我的身高、年纪后再告诉我一个地址,让我马上过去面试。
    当我按着他给的地址找到那间公司时,才发现是深圳一家比较有名的XX夜总会。
    一路询问,终于找到二十三层的人事部,一个身材肥胖,体形有些臃肿的中年男人正坐在办公室里等我。
    他递过给我一张表,表上有两个职位:包房服务员,包房DJ。
   “DJ主要做什么?”我看到服务员的底薪只有六百,而DJ却高达三千。
    “DJ嘛,就是陪客人跳跳舞,唱唱歌而已。”中年男子说得轻描淡写,我却早已羞得满脸通红,二十三岁,不是小孩子了,我知道他所说DJ绝不止吃饭唱歌那么简单。
    半个小时后,我开始填表格,应聘服务员,虽然底薪只有六百,但可以解决吃住问题,我当时的想法是先将生活稳定下来,利用这个过渡阶段,再寻求别的工作,生活既已如此总要想办法渡过难关。
    服务员上班的时间为晚上七点,我竟有些窃喜,还好,晚上七点,这么说来白天时我还有机会再去打另一份工。
    当晚上班,我按着胖男人的指引先去找一位刘先生报道。
    刘先生身装深蓝色西装,戴了一付黑边眼镜,看上去很斯文,他盯了我片刻,便问道;以前有没有做过啊?在哪里做的?
    我怕他不要我,便撒谎说有做过,在老家时候。
    很快,我上岗了,一个年轻的染了黄头发的男孩带我熟悉每一间包房并耐心的给我讲解每个包房的位置、价格,还有包括在服务时应该注意的事项等,正当他在一间包房里给我讲解如何使用点歌器时,一个扎马尾的女孩冲了进来,看到我们时,她愣了一下,接着马上喊道:“有病啊,都几点了还在聊天,不上岗吗?”
    黄头发男孩连忙介绍,她叫小艺,是负责我们的领班。
    小艺好象天生就对我种下了仇恨,狠狠的瞪了我一眼后走开了。
    “你别介意,她就是见不得漂亮的女孩来这里,我叫路晓冰。”黄头发的路晓冰说完也出去了。直觉告诉我,小艺仇视我是因为她喜欢路晓冰,我用一个女孩子的直觉可以感受得到。
    上班的第二天,正是周末,娱乐场所假节日也正最忙时。
    七点整我准时到岗,先换好衣服,再去打扫自己负责的包房区。
    九点刚到,包房就来了客人。几个说着广东话的男子在领班的带领下一走进包装就嚷嚷着要找小姐,领班出去了,我将赠送的果盘一一摆好时。一个中年男子马上拉着我对同伴说:‘看看看,怎么样,这里的服务员都这么漂亮,真不是盖的。’我一直低着头,只听出他的口音,东北人。
    当我退出包房时,一个身穿制服的年轻女子领来几个面容娇好,身材一流的红衣女郎。
    “看见了吗?这是妈咪和公主。”一直站在旁边包房的路小冰马上凑上来,在我耳边轻声说。
    “公主是做什么的?”我好奇的问。
    “公主就是小姐。”路小冰做了一个很鄙视的动作,然后用手指了指站在最门口的一个红衣女郎,我看到她的衣服开得太低了,文胸的样式几乎清晰可见,回过头路小冰作恶心状。
    正在这时,小艺走过来,先是轻声的对路小冰说:“02号包房的服务生是新来的,你去帮下忙。”然后再恶狠狠的吼我:“看什么看,你不用做事吗?”
    我咬住嘴唇,低头无语。人在屋檐下怎能不低头。尽管心底流着苦水,还是忍吧,为了能赚到仅有的六百块,在这个身高、外表、学历都不如我的小艺面前,除了忍已别无选择。
    晚上十点,小艺跑过来又是破口大骂;“你怎么站在这里跟个木头似的,没事做吗?”
    “客人没叫啊?”一个晚上被骂几次,我有些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
    “客人没叫你就不会自己找事做吗?就不知道给客人倒些水?真是猪。”小艺气冲冲的走了。
    被莫明其妙的骂了,自然不甘心,我低声回了一句:“过分。”便去倒水。
    “你说什么?”小艺显然是听到了我的不满,马上走回来。
    我刚刚拿起水杯要倒水,她一把将我的水杯夺下,再恶声的问:“你说什么?乔奇,有种你再说一次!”
   “过分,你过分,我说你太过分了!”我终于再也忍不下去,盯着她一字一句的说。
   “你的职位比我高,并不代表人格也比我高尚。”我再认真的告诉她。
    “你骂我?哼,走着瞧。”小艺听到我骂她反而得意了,她好象一直在等候这个焦点时刻的爆发。
    “怎么回事?”又一个年轻的女孩跑过来,从她的衣着上看,我知道她跟我一样是服务员。
    “我怎么知道,她就是看我不顺眼。”我没多说,把刚倒好的水端起来,走向包房。
    “她神经病的,别理她。”女孩子刚劝完我,又遇小艺走过“小艺姐好。”我听见她叫得比亲姐还亲。
    子夜,收拾好包房正要离去时,刘先生过来找我。
    他把我叫到一个偏僻的角落,先是问了年纪,家乡,再问,你住的地方离这儿远吗?
    “不远,很近,几分钟的路程。”我笑笑答,心里这领导还不错,难不成还想送我回去家?
    谁知他犹豫了一下,接下来的话却令我目瞪口呆。他说:乔奇,从明天起你不用再来上班了。
    那一刻,我马上明白了被辞退的原因,因为我心里清楚自己得罪了谁。
第三章 在黑暗中求生存
  
   我直接寻去夜总会的人事部想要回那一百块钱押金。人事部的胖男人慢条斯理的说要等一个月后,经公司审查我没有亏欠夜总会的财务后才肯返还给我。
    我气愤不止,大声对他喊:“你知不知道我现在只有这一百块了?”
    胖男人听我这么一说,抬起头来看了我一眼,沉吟片刻问道:“如果你很缺钱的话,怎么不考虑做DJ呢?”我心头一震,刚想反驳几句又忍了回去。我都混到这份儿上了,还有什么资格去骂别人。
    做DJ?我念头一闪又不甘心,一百块拿不回来更是不甘,过了一会儿,我叹了口气:“给我时间考虑一下。”
    下午,我坐在联合广场的台阶上,望着来往的人群,心情茫然到了极点。半年前满心欢喜的奔向这座城市,半年后如此落迫的求生。对我来说,找一份工作并不太难,最难的是我在这里连一个可以暂时依靠朋友都没有。
   现在,我所担心的并不是做不做DJ,而是明天的晚饭在哪里?回家吗?我连车票钱都买不起,借钱吗?我没有勇气再去面对同事鄙夷的目光,打电话回家里要钱?不,绝不。
   天,渐渐的暗了下来,我站起身迈着艰难的步子再次走回夜总会的人事部。
  
    当晚,我准时到岗。有一个DJ的领班给我们几个新来的女孩子开会:“你们这些人是不可以走正门,要走后门,电梯也不能乘,要从后门的扶手楼梯走上来。记住每天晚上七点到岗,八点化妆,九点见客人,听清楚了吗?”
    几个女孩子并排站着,彼此相望的目光说不出的复杂。美女,真的个个是美女。我在大学时,也算有几分姿色,但来在这里就已自愧不如了。
    散开时,我坐在一个看起来二十七八的女子身边,她正用一支精巧的眉笔修饰自己的柳叶细眉。她长得真美,我望得那张精致如玉的脸失了神。
    “新来的?你怎么还不化妆?”刚刚给我们开完的领班隔在很远处喊我。
    “她叫小玉姐。”二十七八岁的女子听到喊声,抬起头来看到我,轻声在我耳边提醒。
    “还要化妆吗?小玉姐?”我站起来傻傻地问领班。
    “当然要化妆,难道你想这样素面朝天的样子去见人?”小玉姐白了我一眼,她开始怀疑我的智商。
    “小玉姐别气嘛,我教她化妆。”又一个长发女孩来到我身边。
    “几岁了?”她拍拍我的肩,虽然看起来年轻会比我小,但老成的样子更象个大姐大。
    “二十三”我的声音与头一起降低。
    “我叫婷婷,河南的,十八了,你第一次出来做?”长发女孩递给我一支烟,我摇摇头,不会吸。
    “婷婷你好,我叫乔奇。”
    “真名?”婷婷马上皱起了眉头。
    “是真名。”我对她投以友好的微笑。
    “你他妈傻啊,来这里哪有说真名的?”婷婷凑过来吐了我一脸烟雾。
    这时,身边二十七八岁的女子已经化好妆了,她递给我一盒粉:“用吗?”笑得真好看。
    我摇摇头谢过,并真心的赞她:“姐姐,你真美。”
    “美?”二十七八岁的女子笑了:“在这里美不是最重要的,男人嘛,都喜欢年轻的女孩子,象婷婷、小雯那样的才吃香。”
    我转过头去,看到她所指的小雯,果然又是一个绝美的女孩,肤白,长发,大眼,高鼻,比起那些选美小姐丝毫不逊色。
    “我叫丽丽。”二十七八岁的女子告诉我,我点头,这又是一个假名字。
  
    我在几个女孩子七手八脚的帮助下,如同一个要上场的演员,终于化了一个不浓不淡的妆,九点整,小玉姐来带人了。
    她冷冷的目光从我们每个人的面孔上扫过,然后定格在我的身上:“新来的,你吃宵夜不?”
    “宵夜,不吃,我想下班就回家。”我马上回答。
    “真是土。”众女孩一阵哄堂大笑。
    “宵夜就是出台。”婷婷低声告诉我。
    “不吃,我不宵夜的。”我连忙对小玉姐大喊。
    “知道了,嚷什么!”小玉姐白了我一眼。
    小玉姐带着我们四个女孩去见客人,于是我知道了“公主”们都是四个人一组。每组的身高和样貌都差不多,这一次我和小雯站在一起,小雯站到我身边时友好的一笑:“你叫乔奇?”
   “是的”我马上点头。
    一行五人进入包房时,站在门口的路晓冰看到我时马上瞪大了双眼,我牵强的对他咧咧嘴,不知道是哭还是笑。不管是哭还是笑,我做了小姐都已成事实,在包房门关上的那一刻,我听见路小冰和别的服务员说话,他在鄙视,我永远都会记得那种声音。
    包房里早已等候的几个客人从我们一进门起,眼睛就不停在我们全身上下打量,最后我和小雯两个人被指定留下,小玉姐带那两个女孩出去,再换下一批。
    小雯一坐在包房里就象变了个人一般,她伸手去拿桌子上的香烟,然后问她身边那男子:“这是什么牌子的香烟呀,好漂亮呢。”
   “这是七星,喜欢的话送给你咯。”她身边那男子笑眯眯搂住小雯。我以为小雯会挣扎,可是她没有,反而就势一仰依附在那男子怀里“讨厌,你帮我点上一支好不好?”那男子果然从命,拿出火机点燃香烟。
   我望着小雯,眼底失了神,很小的时候就知道男女授受不亲,我和党羽相恋了一年多,他才鼓起勇起拉着我的手,还记得那是在学校漆黑的电影院里他趁散场时人群的混乱一下子抓住我,我转过头去的那一刹那,那一天,我永远记住了年少时党羽的满脸羞涩。
   而今,眼前这个男子只用一分钟的时间便将小雯拥在怀里,他们放纵的笑勾起我阵阵心痛,我问自己这是怎么了?
    我给自己做了很久的思想工作,终于鼓起勇气端起桌上的酒杯敬向我身边的男子:“大哥,我敬你一杯酒。”我身边男子的竟也是个话少的人,他拿起酒杯一饮而进,然后再问我:“叫什么名字?”
    “奇奇。”我回答。
    小玉姐不停的带人进来,又不停的带人出去。
    直到最后时,她带了丽丽进来,站在我面前的丽丽依旧是很漂亮的。
    可是一直很挑剔的那个客人竟当着丽丽的面说:“小玉,你什么眼光啊,带这么老的女人过来,看年纪都可以当我妈了。”
    我吃惊的望着丽丽,她依旧笑着站在那里,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似乎她已经习惯了这种无礼。我想起几个小时前她曾经说过的话:“在这里美不是最重要的,男人嘛,都喜欢年轻的女孩子。”
   “大哥,我们再喝一杯。”再次拿起酒杯,脑海中一片空白,除了喝酒,我真的找不出别的话题。
    “你很能喝吗?”我身边的男子皱起眉头,接着,他将酒杯倒满,我们一杯接一杯的喝下去。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小黑屋|Archiver|景天阁·健康资讯 ( 沪ICP备14001801号  

GMT+8, 2019-3-24 11:24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