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景天阁]-论坛   两性论坛·健康·情感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阴茎-男人的性根两性性爱色赏美图手淫自慰性爱姿势大全
查看: 2514|回复: 0

朋友的生产经历(转自她的博客)~双胞胎哦~一对小美女~另加心有灵犀的姐妹俩照片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8-10-26 16:13: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前言:这是我一生中最具意义的事件,这是我一生中最难忘的一天,这是我一生中最神圣的时刻。如果不记录下来我怕会随着时间的流失而慢慢淡化,所以,在不能上网的日子里,我在第一时间把它先写在了本子上,今天终于有时间把它敲出来。 带着复杂的心情过了一夜,几乎无眠。9月12日清晨我早早地就起床了,今天是我住院待产的日子。似乎要迎接什么仪式般,我把自己从头到脚、彻头彻尾的洗了个干净,换了衣服。早饭吃了鸡蛋和奶粉。然后老公就拎上待产包,婆婆拿上尿片,包褥然后准备出发。想是面临一场生死考验般,万般滋味涌上心头,甚至莫名其妙地在想:这一去不知道还不回不得来?出门的时候,很伤感地恋恋不舍地把家里看了个遍,突然想哭…… 到了楼下碰到赶来的公公和大姑子,能看得出来每个人都显得很紧张。老公用摩托车载着我去了人民医院,打算住院代待产。 到了门口的时候看见晓燕已经在等候了。这次住院找得是他干爸,也是人民医院的副院长。 不知道是一进医院反倒紧张的缘故,还是宝宝等不及了,在检查中发现我的各项指标都前所未有的升高了。血压130/90,胎心160,脉搏100多,医生建议马上手术,这样会比较安全放心。这么突然是大家事先没有预料到的。本打算今天是来住院待产的,到9月16日也就是我们选好的那天再剖腹产的,看来计划赶不上变化了。 医生征求了我们的意见后把手术时间定在了下午3点钟。临时突变,这时我才想起还没有通知爸妈。由于妈妈没有带电话,费了好一分周折才联系上。做手术的时候妈妈是一定要在身边的,也许这样我的心里会多一份安全感。 手术时间和医生都安排好后,医生就交代不许再吃饭了。然后就是没完没了的检查和签字。看着手术协议上的那些种种可能,真有种生死未卜的感觉。不管怎样,我已经完完全全把自己交给了医院和医生。 剩下的事情就是和家人一起在病房里等待下午3点的到来。每过一分钟就离那个时刻越近,我不知道自己当时为什么可以做到那么轻松,如果说是为了缓解家人的紧张情绪还不如确切的说是为了安慰自己…… 时间过得很慢,也很快。还措手不及,就被医生通知要手术了。此时的自己完全由医生说了算,让我去哪就去哪,让我干吗就干吗。先是进了诊断室,家人被关在了外边。关门的一瞬间我瞥见老公的眼神里充满了焦虑和担心。进去后医生要我脱掉裤子,我当时不知道他们要做什么,那种对未知的迷茫和恐惧一下子占满了我的心。医生让我躺在床上才告诉我说要进行术前备皮和插导尿管。听别人说过插导尿管不好受,可是到了这个时候,无论什么都要咬牙坚持的,眼一闭心一横随他们的便了。偏偏护士不熟练,一次没有成功,又让我白受了一次疼。之后,医生叫家属过来帮忙把我抬到手术推车上。医生推我到手术室的一路上,家人围着紧跟其后。爸妈、公婆、大姑子、妹妹、小燕,还有我此时此刻我最最需要的老公。当手术车进了手术室后,一家人全被关在了外面。进了手术室医生把我从车上抬到了手术台上,(当时心里还在想:做个妇产科医生其实也挺不容易的,还要负责搬运重量级的孕妇们……)然后就是进行静脉输液和腰椎麻醉。麻醉师是个很和气的男大夫,他不断地鼓励我,给我信心,教我正确的麻醉姿势和呼吸方式。麻醉不到三分钟,我下身就慢慢地完全失去了知觉。当时我曾尝试动了动腿,可是半点力量也没有,那一刻似乎能体会到瘫痪病人的痛苦了。 在麻醉师确定我下身已经完全麻醉的情况下,手术正式开始了。虽然下身没有感觉,可是我的大脑从头到尾都处在清醒状态。布遮住了视线,我只能看见天花板和无影灯,耳朵听着所有的动静。听得出来,做大概有五六个医生在忙。主刀的似乎是两个,手术对于她们好像一点都算什么,因为她们从头至尾都在轻松的聊天。麻醉师搬了张椅子坐在我的跟前,一直在和我说话,时而闲聊,时而鼓励,时而教我呼吸方式,……那个时刻,孤独无助的我似乎把他当成了我的救命草般觉得他是那么和蔼可亲、那么温暖…… 由于下身麻醉的缘故,对于手术部位我从头至尾没有半点感觉,只知道大家在忙,我心里的恐惧感也一点点地在慢慢消失……意识慢慢放松了,好像快睡着了……大概过了半个小时,我突然听到一声婴儿的啼哭声,似乎是从很遥远的地方穿过来,有似乎就在耳边,似乎很微弱,又似乎很响亮……我知道,这一定是我的第一个宝贝,心里突然一阵酸痛袭来:这是我的宝贝,辛苦怀胎十月盼来的宝贝吗?她终于安全地来到了这个世界上了吗?……又过了大概两分钟的样子我又听见了一声另一种不同的啼哭声,这个似乎更微弱了,我知道这是我的第二个宝贝,谢天谢地,她们终于安全了,终于见到了这个美好的世界……可是马上我就有了另外一种担心:她们是健全的吗?到底长得什么样子?(也许是我本来就是很神经质的人,也许这是每个母亲都闪过的念头)这时,我听见有个医生说:呀!多漂亮的两个女孩吧!那一刻我的心一下子石头落地般轻松开朗了许多。然后有个医生抱着其中一个来到我面前说:看看你的宝宝吧!我侧脸望去,看见一个瘦小的生命,脸不像想象中的饱满漂亮,额头上很多皱纹,看上去更像个小老头,她闭着眼睛,手脚乱动躺在襁褓里,看上去那么瘦弱,那么无助……一下子,泪水溢满了我的双眼,泪顺着脸颊就流到了耳朵里,当时如果不是怕不好意思的话,我想我一定会哭得汹涌澎湃,可是我还是强忍住心中那些委屈、激动和兴奋,没有再继续哭下去…… 手术仍在继续中,根据我所知道的常识,我猜医生是在处理子宫内腔和缝合伤口了……觉得时间停滞般漫长,我还不住的问麻醉师手术还要多久?我还有多久可以出去…… 手术终于完了。又一次被抬到手术推车上,然后被推出了手术室。刚一出手术室的门,家人便一起涌了上来,人群中,我第一个用目光搜寻的是老公,我看见他双眼通红,就像哭过一样,他用目光把我看了个遍,然后盯着我的眼睛没有说话,但是我明白他是在用目光询问我。妈妈一下子趴在我的脸前,然后我对妈妈说了句:没事的,手术很顺利!其实我回答的不止是妈妈,我也在回答他。 又一次被抬,这次是彻底安稳下来了,左手输液,右手心率监测,腰部是止痛泵,下面是导尿管,我像被五花大绑一样困在病床上,动弹不得…… 后记:后来才知道,对于剖腹产手术来说,最轻松的莫过于在手术台上的时候,更多的磨难在后面,在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我经历了此生最痛苦最煎熬的几十个小时……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小黑屋|Archiver|景天阁·健康资讯 ( 沪ICP备14001801号  

GMT+8, 2019-8-18 09:12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